若时光能缓,若我们不散

  六月的风声,且缓且急。前行的脚步,走走停停,步步生莲。依着四季自然了无牵绊的更迭,我们守着岁月静好,以枝头的绿意,以落尽的暗香,将浅爱深藏。

若时光能缓,若我们不散

  或许,生命就是一场放逐吧!不必约束,不问将来,沿着心的方向,去修行,去感悟,去爱,去懂,去珍惜。花开时,拈花浅笑,记一份安然。花落时,堆冢葬花,盈两袖暗香。纵使,流水落花,人渐远。亦是,天上人间,生命葱茏,繁华笙歌。

  不经意间,这年轮又多了一圈,这人又老了一季。于是,心境淡了很多,不会轻易让自己生出忧伤与哀愁。看着窗外海棠花尽,绿意灼灼,任凭它们一树油亮的叶子随风摇曳,明媚了每一个路人的眼光,我依然安静的如案几上那一支素素的荷。

  或许,终有一刻,我们不再执意把心事,泛滥于唇齿之间。闲时,静下心来,沏一杯淡淡的茶,写一些玲珑而清浅的小字,让一切淡淡的,淡的恰到好处,淡的不再有烟花过后的凉。于是,愈来愈迷恋淡,淡淡的花,淡淡的衣,淡淡的交往,淡淡的缘,淡淡的情。这淡,不是因为花开荼蘼,也不是因为眼角又添新痕。

  只是,回首走过的日子,不再招摇,没有了鲜衣怒马。有的,只是一泓清泉般的平静,一株白荷般的亭亭。

  那所有的记忆,多像一条长长的海岸线。而我们,便是被海风吹散的浪花,兀自追逐着风的方向。很想问一问,我们是否会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在那些被轻轻捡起的贝壳里,听到海的呼唤,连同那一片蔚蓝,那么近,又那么远?

  那年,海棠花落。易安,早已走远。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,花自飘零水自流。那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的轻愁,谁懂,谁知?我轻轻绾起的长发,是否会绾住你一生的痴缠?挑灯回望,远芳侵古道,谁的一世长安,能长安一世?如果,能够慢下来,再慢下来,可否梦回唐朝,与李白,与杜甫,赌书泼墨,笑谈红尘,哪怕一醉千年。

  听,雨又敲窗。那些,挂在窗外的雨声,淅淅沥沥,可曾打湿你衣襟的心事,泣不成声!看着时光的沙漏,一点点流失的年华,忽然不知道该拿什么来挽留,那些无言的缱绻。杨花柳絮翩飞过的时光里,传来瑟瑟的叹息。那年梅子之约,已杳杳,人还在,花已成冢。

  被流年叠加的时光,又怎堪细数?年轮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轻轻落下的句点,淡淡,不再有姹紫嫣红的色彩。原来,那些鲜衣怒马的时光,不过是一场匆匆,我留不住,你也留不住。

  想来,静谧的时光,可以不动声色,也可以风起云涌。而我,只管,从花开走到花落,从朝起坐到暮落,从泥泞走到繁华。也可以,于慵懒的午后,临一帖中锋,摹几行小楷。即便,有风翻窗而入,掀起案角的书,亦不必去管。

  红尘,纷纷扰扰。纵使,我无法把所有的感动,写成枝叶繁茂。却可以把你们,一一纳入我琉璃的画卷。一半浅喜,一半深爱,岁月静好,风烟俱净。我轻轻收藏起那些荼靡的春泽,走进夏的葱茏。

  日子,依然在岁月的茶中,过的波澜不惊。若时光能缓,若我们不散,我愿是你红尘中,不可回避的四季。春来,陪你一起面朝大海,看春暖花开。夏来,陪你一起临海而居,看潮涨潮落。秋来,陪你一起用千年的钟声,敲响枫桥的客船。冬来,陪你一起沐雪,直到走到白了头。

  我们用流年的炉火,烹煮云水生涯。我们在时光的无涯,选一处空旷,种花养草,蓄水植荷,虚度余生的时光。而你我,永远是彼此眉间心上,如初的模样。

  作者简介:琉璃疏影,原名,张丽华,山东青岛人,江山文学网签约作者。网络美文作家,作品选入《清影浅笑》、《朵朵皆年华》、《纵使人生荒凉,也要内心繁华 》等书。出版过个人专辑《一弦清音》。有20余万字文学作品发表于各大文学网站,若干首诗歌被选入微刊。微信zhanglh0789;公众号:琉璃疏影(liulishuying0789)

微信关注"必发888老虎" 微信号:www_szwj72_cn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莫名苑必发888老虎 www.szwj72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