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念,是离别的笙箫

  时至清秋,日子便一日复一日的萧瑟起来,当旁逸斜出的枝蔓,失却一切人间的好颜色,十月 ,开始自顾自的孤独。

  黄叶,瘦湖,寒烟翠,秋云任去远。一汪秋水,映不出昨日的波心。 苍茫,是眸底的颜色,蒹葭水湄,染了霜白,伊人何在,唯余千年一声叹。

怀念,是离别的笙箫

  往事 ,被收纳进露珠儿般微小的旧址,那些忘记了升起的炊烟,熄灭在夕阳残照的巷口。 而前途,依旧要追赶。

  日出,总会隔着一个长夜问候浮生。北来的风,连起塞北和江南,千里之外,人海相望相安。长河浩荡,一叶飘零,那是离人的念,落在话语凋敝的时刻。

  天空依旧明亮,只是早晚的风里,早已悄染了薄凉。瑟瑟,是秋的味道,而一抹新愁,亦兀自蔓延。

  心上秋,是离人的慌张和不安。怕一个转身,即是咫尺天涯,怕一次挥手,便是此生两茫茫。 何处合成愁?忧伤是那杨柳岸晓风残月,忧伤是那枫叶荻花两飘零。

  一水蒹葭,隔断了相望相安。 故作的坚强,终于在飒飒西风里,被一层一层盘剥,忧愁,被一一剪破,只在残荷的枯蓬里,还可以读出那时,青莲未开的傲骨。

  如水的长夜里,截取一寸月光,绕做腕间的冷香;捡拾三两星子,蓄成锁骨处的盈盈。 一滴泪,是寒露时留下的隐痛,只待霜降之日,淋漓出所有的不休。

  一本心经,写枯所有的瘦笔,只是莹白的封套,再无落址可循。 夜墨色,风雨落残花。怕只怕,今生等断,来世难约。

  凉月的夜,门庭冷落,一窗萧瑟是秋恋恋不舍的回望。 时光的飞羽上,尚来不及把一些隐秘的心事,镂字为念,蹙眉间,便又是一个朝夕。

  而光阴总是如此,匆匆遇见,又匆匆分离,甚或,那一场盛大的花事,也在匆忙间,凋落成无法念及的匆匆那年。

  流年的悲喜,自此沉入记忆的海,寂寂,再不与人言。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如若我念起一些人,忆起一些事,那只是因为我早已知道,怀念,是离别的笙箫。

  作者:风清云淡(微信:fqyd556699),山东临沂人,与字有缘,闲来拈一些散养的小字,纸上种花,只为开出心底想要的一份美好。文字大多发表于各微信公众平台,出版合集《朵朵皆年华》,《清影浅笑》。微信公众号:qinger556699.

微信关注"必发888老虎" 微信号:www_szwj72_cn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莫名苑必发888老虎 www.szwj72.cn

[!--temp.cangyanpinlun--]